位置:茶陵新闻 > 茶陵论坛 > 正文 >

毛泽东词《西江月·井冈山》探秘

2019年07月10日 21:43来源:未知手机版

芦柑,浙江省镇海中学,沪指暴跌5%

毛泽东既是一位伟大的政治家、思想家、军事家,同时又是一位独领风骚的伟大诗人。战争年代毛泽东所写的《西江月·井冈山》是一首脍炙人口的词篇,最近,笔者在接触参观井冈山的老同志以及在整理有关史料时,有几点发现,特予以披露,以飨读者。

《西江月·井冈山》

山下旌旗在望,山头鼓角相闻。
敌军围困万千重,我自岿然不动。
早已森严壁垒,更加众志成城。
黄洋界上炮声隆,报道敌军霄遁。

这首词最早发表在1956年8月出版的《中学生》杂志上,是谢觉哉在《关于红军的几首词和歌》的文章中提供的。

1928年4月,朱德、陈毅率领南昌起义余部和湘南起义农军到达井冈山,与毛泽东率领的秋收起义部队会师,从而诞生了我党的第一支工农武装――中国工农红军第四军。为“剿灭”红军,湘赣两省敌军受命于蒋介石,频繁进犯井冈山革命根据地。

1928年7月,湘赣敌军向井冈山发动第二次“会剿”。为打破敌人“会剿”,在敌前锋逼近永新时,毛泽东率31团在永新附近将敌围困在永新县城30里内达25天之久,而朱德、陈毅则率领红军主力28、29团向敌占区茶陵、酃县进攻,迫使来犯之敌慌忙回援茶陵,因而击破了敌人的首次“会剿”。但正当此时,湖南省委代表杜修经和派任边界特委的书记杨开明附和第29团官兵的思乡情绪,放任 28、29团向湘南冒进,结果在郴州先胜后败,红29团几乎全军覆没,剩余部队同28团一起向桂东转移。毛泽东得知消息后,万分焦急,亲自率31团前往桂东迎还红军主力,这时留守井冈山的仅剩31团的一营,狡猾的敌人正是乘此机会纠集4个团向黄洋界哨口进攻。

黄洋界,又称汪洋界,控制了井冈山的北大门,距当年红军总部机关的茨坪约25华里,是宁冈、永新、酃县进入井冈山腹地的必经通道。当年红军在井冈山设有五大哨口,分别控制了井冈山的五条道路。这五大哨口即:东面的桐木岭哨口、南面的朱砂冲哨口、西南面的双马石哨口、西北面的八面山和黄洋界哨口。这五大哨口都是筑有坚固工事的险要隘口,其中黄洋界哨口最关键,黄洋界哨口一旦失守,井冈山必然失守,因此黄洋界保卫战几乎等于井冈山保卫战。敌我力量虽如此悬殊,但井冈军民在团长朱云卿、党代表何挺颖、营长陈毅安的率领下,发动群众、凭险抵抗,最终以少胜多取得了黄洋界保卫战的伟大胜利。

一、《西江月·井冈山》的写作时间和地点

《西江月·井冈山》是毛泽东同志为赞扬黄洋界保卫战的胜利而写的,当时毛泽东同志并没有参加黄洋界保卫战,一直以来,许多文章、书籍对这首词的写作时间和地点含糊不清。在已出版的书籍上有的标注《西江月·井冈山》一词的写作时间是一九二八年秋,有的版本上注明是一九二八年九月,根据目前所参考的资料来看,应该是在九月份,地点是在遂川大汾,时间大约是九月五日左右。

毛泽东同志8月中旬离开井冈山到湘南去迎还红军大队,23日到达湘南的桂东。黄洋界保卫战是在8月30日打响。所以对黄洋界保卫战的评价诗篇《西江月·井冈山》,只能是在战斗结束以后所作。

毛泽东同志8月23日在桂东唐家大屋开会,受敌人袭击,24四日晚上搬到扬岸继续开会,决定部队回师井冈山。毛泽东同志回山时,不是跟三十一团三营,而是与朱德、陈毅同志一起走的。当部队到达遂川的大汾时,朱德同志还亲自写信通知湖南酃县赤卫大队大队长何国诚同志,要他率部打通大院与大汾的道路,准备从酃县的大院到遂川的荆竹山再上井冈山。何国诚同志今年9月份来井冈山时说:“朱德同志这封信他一直保存了多年。”当时由于敌人对井冈山进行第二次“会剿”没有结束,而刘士毅部还盘踞在遂川县城,为了粉碎敌人的“会剿”,红军在大汾研究,决定打遂川,于是朱德同志率部打遂川没有回到黄坳。

指挥黄洋界保卫战的三十一团团长朱云卿同志,在战斗结束之后,即率一部分队伍赶赴遂川大汾向毛泽东汇报工作并接受打遂川的战斗任务,李克如同志回忆说:“在这期间他正在大汾见到朱云卿,而此时毛泽东同志也正是在大汾了解到黄洋界保卫战的具体情况,毛泽东同志是9月8日到黄坳的,所以在大汾见到朱云卿必须是7日以前,李克如同志回忆,他8月31日还在桂东县的峨形,峨形距大汾约200里路,没有两天是到不了大汾的,黄洋界保卫战是8月31日结束,朱云卿、何挺颖等同志必须把山上的工作研究安排以后,才能下山,最早也只能是9月2日离山,3日或4日才能到达大汾。

本文地址:http://www.cz-jr88.com/chalingluntan/138292.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今日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