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茶陵新闻 > 茶陵娱乐 > 正文 >

对当下通识教育的几点思考

2019年10月22日 12:25来源:未知手机版

中秋节的日志,佳能70d和尼康d7100,今天是母亲节吗

通识教育是相对于专业教育而言的,不同于专业教育培养某一领域的专门人才,通识教育致力于培养健全人格的人。具有这种健全人格的人,有着深厚人文底蕴和开阔的社会视野、善于自省和批判性的思考,能以充分的价值反思安排自己的人生方案,积极参与和推动公共生活的改善。也就是说,通识教育培养的不是工具性人才,是通过对价值理性的激活培养整全的人,一言以蔽之,通识教育关注的是“成人”,而非“成才”。

通识教育这一提法虽然是晚近之事,但其却有悠久的传统。柏拉图说教育乃是使人心灵转向,他把培养理性的有责任心的公民视为教育的职责,他说的教育,指的就是通识教育。当亚里士多德认为自由民必须具有政治和经济上的自由,以及足够的闲暇时间,以便从事心灵的沉思时,他是在谈通识教育的条件。当孔子说“兴于诗、立于礼、成于乐”时,他所理解的教育也是通识意义上的。纵观教育的历史,先有通识教育,而后随着科学技术和工业的发展,人类分工更加细化,专业教育开始蔚为大观。随着教育外在事功越来越被看重,专业教育几成大学教育的主流,以至于一提到大学,首先想到的就是专业教育,“人才培养”取代了“人的教化”,通识教育退居边缘,当通识教育一再被强调其重要,实际上恰恰说明了它在实际中的衰微。

通识教育与专业教育并不是两种平行的教育之关系。“通识教育在于立人,专业教育在于授业。”此语甚确。专业教育也不能说完全不关注立人,但它的主要使命不是立人,因为它毕竟局限于专业,它是以社会分工为前提进行的,培养医疗、农学、法律、会计、建筑、营销等等方面的专业技术人员。专业教育需以立人为目标的通识教育为基,方能避免给人发展带来偏狭。不幸的是在现实中,有限的通识教育课程,往往成为专业教育的点缀。专业教育中的课程绝大部分都是围绕专业培养之需设置,而大学低年级的公共课中,军事理论、计算机、英语、思政占据了大量学时,这些课程并非围绕整全人格的培养而设,很难说它们是真正意义上的通识教育课程。

无论古今中西,人都需要健全人格的发展,尽管这种发展的内容有其历史性、时代性和社会性。现代社会格外需要强调健全人格,因为现代社会分工严密、规制细致,与这种分工相适应,大学里专业分立,文史哲这些传统人文学科之间都壁垒森严,学科知识被严重割裂。大学所培养的人走出校门,旋即进入专业的方寸天地,这样的人很容易缺少看待自身和外部世界的整全眼光。有一技之长而少公共关怀,有一己之私而难价值甄辨,在处理物我、群己、家国等方面的复杂关系时,难免陷入短视、狭隘、畏葸、贪婪之中,成为钱理群先生所说的“精致利己主义者”。他们在面临选择时也缺少基于事物内在价值的深思熟虑的理智判断,容易盲从他人或者就犯于欲望,患得患失或陷入迷失。很难指望这样人推动人类和国家向好的方向发展。在现代社会,科学技术带来信息获取方式的变革,使社会发生前所位于的巨变,各种思潮盛行,各种价值观念纷纷登场,只有具备深刻反思意识和价值敏感的人,才能不被信息浪潮吞噬,对瞬息万变的事物保持一份静观,在面临各种困境和人生关口时做出正确的抉择,从而把握好自己仅有的一生。

在流变消逝的时间中,通识教育就像一条隐秘的通道,把人类的当下和过去连起来,帮助学生走出原子主义的存在方式,让我们在具有历史感的连续性中,窥见人类过去生存的经验与困惑,从而获得价值的启明。真正的通识教育应该是师生之间、生生之间围绕着价值问题的精神相遇,就像无形精神教会一样,人们因为获得价值自觉而看清自己的方向,在纷繁世界中充满信念和定力,追寻意义,呵护易碎的文明,努力推动人类向善前行。也正因为此,哈佛大学校长科南特说,“通识教育问题的核心在于自由传统和人文传统的传递。无论是单纯的信息获取,还是具体的技能和才干的发展,都不能给予我们维持文明社会所必需的广泛的思想基础。”曾任耶鲁大学校长20年之久的理查德·莱文也曾说过:“如果一个学生从耶鲁大学毕业时,居然拥有了某种很专业的知识和技能,这是耶鲁教育最大的失败。”

本文地址:http://www.cz-jr88.com/chalingyule/181141.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今日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