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茶陵新闻 > 茶陵杂谈 > 正文 >

裴铁侠:独坐幽篁里 弹琴复长啸(下)

2020年04月07日 07:18来源:未知手机版

至宪党,神豪无极限,广东旅游地图

>晚年裴铁侠。

>《大雷琴记》手稿。

>宋代竹寒沙碧琴。
四川博物院藏

>明代引凤琴。四川博物院藏

□裴小秋(作者系裴铁侠孙女)

1933年春,祖父邀集成都琴人组成“律和琴社”,每月雅集一次。成员有白体乾、吕公亮、徐孝琴、梁儒斋、喻绍唐、喻绍泽等,祖父自任社长。1937年秋,著名琴家查阜西先生和重庆琴家胡莹堂先生来成都访“律和琴社”,与琴社全体成员会晤雅集并摄影留念。祖父平素除与琴友雅集外,与当时成都文化界名流交往颇深,如林山腴、谢无量、叶石荪、杨啸谷、曾圣言等皆有诗词酬答。每次聚会,祖父必亲抚七弦,或《高山》《流水》,或《阳春》《潇湘》……众皆意兴盎然。


“岷明琴社”的集会

1937年“七七事变”后,抗日战争全面爆发,琴社活动旋即停止,祖父裴铁侠便迁到“沙堰山庄”。在此期间开始着手将多年来研习古琴和打谱的心得体会整理成稿,即《琴编》《琴余》。祖父编印这两部著作,从构思、整理资料、编辑、抄谱,以及购买梨木、选择纸张、聘工人刻字、排版等诸多工序都是亲力亲为,真是呕心沥血啊!终于在抗战胜利后的1946年和1948年相继刊印问世。
抗战胜利后,成都琴界由祖父发起恢复琴社活动,于1947年组成“岷明琴社”。主要成员有喻绍泽、喻绍唐、伍洛书、马瘦予、阚大径、卓希钟、李播等,每两周集会一次,相互切磋琴艺,交流心声。首次琴会于1947年2月在同仁路裴宅举行。在2月23日又一次的琴集记中写道:
吾蜀琴人现居蓉城者已寥寥无几,昔年亦有组织以琴人,因时局星散,遂告中止,兹者同人慨于古乐衰微乃重行组织,定名为“岷明琴社”,每两周集会一次,以期收切磋之益,裴师酒酣赠句一首于后:“蜀江水秀蜀山明,多少才人费量评。更借佛家五明处,七条弦上慧根生。”
祖父裴铁侠一生酷爱收藏古琴,稍有积蓄便四处寻访名琴,几乎倾其毕生所有来购买名琴。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求来他视如生命的珍宝——大小雷琴。1936年,在查阜西先生编印的《今虞琴刊》上印有祖父裴铁侠的照片和藏琴介绍,以及落款为“成都双雷斋摄记”的大小雷琴的照片。这也证明了在1936年以前,大小雷琴就已经为祖父所藏,而非来自沈家,因为沈梦英是1943年才与祖父结婚的。以往各种传言皆为误传。


四张琴捐给了省博

我所见过的祖父的藏琴不下二十张之多,分藏在下同仁路2号和“沙堰子”两处。记得在同仁路家中是挂在特制的大玻璃木柜中,除大小雷琴外,还有“诵馀”“醉玉”“浮香”“龙璈”“沧龙吟”“寒玉”“竹寒沙碧”“引凤”等琴,而大小雷琴是他的最爱。如今,大小雷琴已随他而去,“龙璈”现存四川大学博物馆,“沧龙吟”不知所终。而促使祖父与沈梦英成就一段姻缘的“引凤”,保存至今,现藏于四川博物院,这是由我父亲裴墨痕(元翰)于1951 年捐赠给省博的。一共捐赠了四张琴:“引凤”“竹寒沙碧”“醉玉”“浮香”。2011年秋,我曾随同唐中六先生、成公亮先生去省博看过,见到了“竹寒沙碧”和“引凤”这两张琴。“竹寒沙碧”琴底颈部刻有“竹寒沙碧”四个大字,其左侧刻楷书铭文:“杜陵抱稷契之怀,老无所施,将赴成都,指点浣溪,寄情幽独,大有终焉之志。余筑琴堂于沙堰,沿溪绿竹丛茂,亦足以畅叙幽情,而此琴修葺适成,因铭以志之。”落款为二十七年花朝铁侠命元翰录镌(元翰即我父亲墨痕)。

本文地址:http://www.cz-jr88.com/chalingzatan/214440.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今日热点资讯